相关文章

中央反四风公款消费下降 广州沐足店一年倒了400家

来源网址:

广州一共有4000多家足疗店,从业人员有20万人,年产值2亿元。不过,去年广州的足疗行业却面临大洗牌。据行内人士和行业协会统计,去年一年,广州就倒闭了400家足疗店。据足疗保健业内人士分析,主要是与经济形势、中央反四风导致公款消费下降,以及沐足行业经营成本上升有关。

随着行业的不景气,年轻漂亮的洗脚妹越来越难招,一些沐足店只好放宽条件招“洗脚嫂”,一些沐足店的已婚女性已经占到一半以上。广州市足疗保健行业协会负责人表示,广州的沐足行业亟待转型,从业人员不能再吃饭,要吃“技术饭”。

该协会正与国家标准委合作,参与制定沐足行业的服务“国标”,并推动在广州建立足疗技师培训基地。同时,要将色情服务从该行业彻底扫除,打造“绿色”沐足业。

文、图/广州日报记者 肖欢欢

钱国文从1996年从湖南来到广州后便在广州火车站旁边开了一家足浴店。如今,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了18年的他已经在广东开了近10家沐足店。

一年营业额降四成  

从去年年初开始,钱国文便发现,足浴店的生意开始下滑。2013年,一个70人的足浴店,一个月的营业额有100万元,2014年下降到60万元。去年他对整个行业的生存状况进行了调研,他曾到各区查询了足浴店的工商登记情况。最后发现,2013年广州至少有400家沐足店(城)因为经营困难而倒闭。

而受到冲击最大的是一些集沐浴、休闲、娱乐、餐饮、住宿于一体的高端沐足城。钱国文经营的几家店中,其中就有一家面积约5000平方米的沐足城。收益不好,无奈之下,钱国文只好将这家沐足城关闭。

在他看来,高端消费群体的急剧下降以及公务消费的骤减,是沐足城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。“以前公务员在我们这里包下房间,洗脚、打麻将,还常有人带客人来洗脚、按摩,现在这种生意已没有了。”

钱国文分析说,这其中有多方面的原因。首先是经济形势。“你口袋里有钱,你才会想洗脚、按摩,收入没有增长,这方面需求就会被抑制。有个老板在和区开着8家足浴连锁店,现在店关得只剩下两家了。”

另外,跟中央“反四风”带来的禁止公款吃喝、公款娱乐有关。尤其是一些开在中心城区、繁华路段的足浴店,生意受影响非常大。“一个公务员朋友私下跟我说,现在到外地同行那交流,以前接待还敢带对方来洗脚,现在真不敢了,来这种场所就怕误会。”

消费减成本升苦撑不住

不过,广州另外一家沐足连锁店的总经理刘建国则表示,相当一部分沐足店倒闭,是因为不少沐足店从事色情业务,随着广东重拳打击色情业,一些足疗店的“主营业务”没有了,经营风险越来越大,只能倒闭。

他认为足浴店倒闭跟经济形势、中央反四风和整个足浴行业日益饱和和经营成本上涨有关。

广州市足疗保健行业协会会长、广州市圣贤堂养生连锁总经理张志坚表示,多数足浴店的经营场所都是租来的,这几年,铺租一直在上涨,他所经营的一家足浴店,每年光铺租就要十多万元。另外一个则是人工成本的上涨。人工成本占了企业经营成本的60%以上,一个规模稍微大一些的足疗店。由于人工成本越来越高,而足疗城又不敢贸然涨价,怕影响客流,所以,很多足疗城苦苦支撑,撑不下去了,就倒闭了。

技师年龄逐步中年化

随着越来越多的沐足店倒闭,也给整个行业带来大洗牌,一个重要的变化就是,技师年龄结构正逐步“中年化”。钱国文的一家沐足店,未婚的技师仅有5个,其他的多数是30多岁的已婚妇女或者中年男人。在技师用工结构上一向坚持“年轻貌美”原则的足浴企业,也不得不松口,对已婚女性和中年男性放开。“你愿意让女儿做洗脚妹吗?肯定不愿意。尤其是现在的90后,更难招。没办法,只能招一些大龄的已婚妇女。”

“我估计以后洗脚妹越来越难招了,只能招‘洗脚嫂’了。”

记者随后走访了另外几家足浴店,店家负责人均表示,这几年已婚妇女做技师的比重在逐年增加,已占到50%~70%。

张志坚表示,政府部门和整个社会戴着有色眼镜看待足浴行业,也给这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带来极大影响。

例如,有关管理部门要求沐浴企业在经营中必须采用可视门窗,并且必须将门拆掉,“我觉得政府部门在这方面不应该一刀切。否则,到正规沐足店消费的客人也感觉自己被监视,好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,感觉很不舒服。”

此外,很多市民对沐足场所仍有偏见。“政府部门和整个社会都戴着有色眼镜看待我们这个行业。大家对沐浴业的认知度低,甚至将其视为‘另类行业’。这也直接导致从业人员职业荣誉感较差。”

刘建国也表示,在当前沐足店纷纷倒闭和竞争激烈的情况下,有的甚至采取违规违法手段,将“黄、赌”奉为经营“法宝”,与正当经营企业进行恶性竞争。但总体上来看,广州的沐足行业已经比以前“绿色”、“干净”了很多。

穗沐足行业将参与制定足疗标准

张志坚表示,协会成立后,将进一步加强足疗保健行业自律建设,但整个沐足行业亟待转型。

一是整个行业亟待建立国标和星级评定。目前,广州市足疗保健协会正与国标委合作,推动制定足疗行业的服务标准。将来,足疗保健行业,将会像五星级酒店一样,也有专门的评定机构和评定标准,“就像你在一个五星级酒店工作和在一个普通的宾馆工作,感觉肯定不一样。”

二是从业人员的培训。积极推动建立广州市足疗保健技师培训基地。“这样就可以保证那些洗脚妹不再是吃饭,越老越吃香。”

三是品牌化和连锁化。现代休闲、健康养生理念逐步融入沐浴业,沐足企业规模大型化、经营连锁化、服务品牌化,成为发展方向。

刘建国也呼吁,应该给予这个行业足够的重视和支持。他说,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,截至2012年底,中国足浴行业从业人员有588.8万人,上缴税收75亿元,截至目前,该行业的从业人员,保守估计也有600万人,上缴税收100亿元。他说,随着人们休闲养生观念的普及,如果足疗行业能重塑自身形象的话,这个行业容纳40万名从业人员应该没问题。